暱稱:★鬼紗(★onisa)
☆灣家人。
☆主食葉周葉,其實雜食。

有人說兔子太寂寞會死,那人呢……?

© ★Onisa
Powered by LOFTER

心理輔導

*全職高手,周葉。
*學生周x心理輔導師葉
*啊……,終於有空發文了,安心的補眠去。

「澤楷,你再多說點話好不好?」

「嗯……。」面對母親的詢問,周澤楷笑了笑,就沒了下文。

這可怎麼辦,澤楷哪裡都好,唯一的不好就是話少。

連跟長輩問好都只有一個「好」字,實在不禮貌啊。

「要不讓他去和輔導老師談談,說不定有用?」將報紙摺好放在桌上,周父說。

「……可是——」

周澤楷只是在一旁靜靜的聽著,隔沒幾天,他就被帶到輔導室了。

穿著白袍的男人倚窗而立,調皮的風自半開的窗飛入,微拉起他的髮絲及長袍搖曳。

察覺到有人來訪,當然是免不了一陣官方的自我介紹。

「我是葉修,學校心理輔導老師,有什麼事...

明天见

*全职高手,周叶向。
*问糖?……嗯,我补眠去。

他看着这片自海水中窜出的土地。

广阔无边。他这么想着。

上头渐渐有了翠绿,一片绿意盎然,生气勃勃,让人完全想不到最初是多么的荒芜。

因此对土地有了点兴趣,他一挥手,隐身在云雾之中,悠哉的看着地面上的物种兴盛、衰弱,世代更迭。

一切都遵循着自然的法则。

但不知从何时开始,水泥迫不及待的赶走本居住于此的青绿,从此高楼林立,黑与白的废气污秽了蓝天。

他还是在看,就只在一旁静静的看着。

看著名为人类的物种在单纯的土地上恣意妄为。

默默的听着大自然被滥杀的哀嚎,却不能插手干预。

这是自然的法则:适者生存。

太残忍了。他想。

果然,过...

红线

*全职,周叶,月老Paro。
*节日快乐,不要情人节快乐,有人想过月老的感受吗?(bu

人间皆流传:月老的红线能使有情人终成眷属。从此全国上下没有一间月老庙不是香火鼎盛的。

白烟缕缕,蜿蜒交织。兴许适逢七夕,人潮比以往还多,其中也不乏有修成正果而来答谢的。

但这些来求姻缘的信徒中,仍是有些人终其一生孤苦伶仃而不愿再来,或是被烂桃花缠上而来抱怨、找碴的。

一身素衣的月老高坐于神桌上,撑颊望着这些形形色色的信徒们。

他们虔诚的祈愿着,丝毫没有发现坐在上头的月老,而那些愿望化成点点绿光、渐渐飘升,和烟雾揉在一起,好不漂亮!

随手拈起一枚离的最近的萤火,一道真切炙热的心愿在耳旁爆开。

「请...

于是

*全职,双花。
*歌曲:邓紫棋—于是。内文部份使用歌词。

在选手进出场的专用通道上,叶修呼出一口云雾。

「你来做什么,笑我又拿不到冠军?」比赛刚结束,张佳乐让队员先行离场,自己却正好被他堵上了。

「我看起来像那种人?」

无视张佳乐那强烈透露出「废话。」的眼神,叶修又说:「好吧,说句实话,你刚才打的真的太难看了。」

「这是我最后一次比赛,你就不能——」「张佳乐,你在担心什么。」

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句,张佳乐噤了声。

「孙哲平是退役了,可百花这不还有你吗?」烟灰飘落,点燃的顶部时明时暗,就像微弱的星光映着叶修那好看的手。

「不一样。」咬住下唇,张佳乐道:「他退役了,我还是会拼命带百花...

业貅(4)

*周叶向。
*恐怖宠物店Paro。
*今天没找文,今天更文(笑

略沉的门板被推开,来人见到里面古色古香的装潢先是一愣,确定自己没走错地方后才踏入店面。

脚边忽的一只白狐窜出,惊的他赶紧停下脚步才不至于将它踢飞。

「过来。」雌雄莫辨的人将听话的狐狸一把抱了起来,九条蓬松的尾巴在胳膊上晃啊晃着,很是舒适。

「欢迎光临,这里是中华街,无论是平凡的宠物,或是游走于法律边缘的珍禽异兽,都能在这里找到。」

D伯爵一如往常的说着招呼词,而就在眼前的客人拿下掩人耳目的帽子之际,一阵墨色的烟雾在他身后勾勒出蜷曲蛇形。

哎呀,这位是……?

丝毫没察觉自己身后有什么动静,面貌俊秀的男人礼貌性的向他颔首。...

*全职高手,兔化周叶。
*去年的今天写的,想了想还是发上来吧。
*不知道有没有小天使看过,这兔子很可爱的!
*2P图源。

「前辈!」犹豫了下,还是决定凑过去叫了声睡的​​正香的前辈,根本没确认沐橙兔有没有发现自己的举动,腼腆的小周兔马上又缩回自己的杯中.. ....。

见叶修兔不​​动如山,他凑过去咬咬叶修兔耳朵,「醒醒。记者。」

但叶修兔仍旧安稳的梦周公。

怎么还不醒呢,被拍到这么可爱的睡姿怎么办?

再度缩回杯中,小周兔不知所措。

顶了顶后面的兔兔,「孙翔,帮忙!」

翔兔兔无动于衷。

看着睡得跟什么一样的队友,周泽楷毫无悬念的转回头。

......

算了,跟前辈一起睡吧。

应...

上苍啊,这群人能不能好好拍戏! (4)

*魔道祖师,忘羡。
*全职高手,周叶。
*无关网剧,只是脑洞。

11.
薛洋后来被晓星尘绑了回来,头上还顶着三个肿包。

看他那种绑法,魏无羡怀疑他是看剧中蓝湛这么绑自己,所以有样学样,只不过差就差在含光君是正面绑,晓星尘则是把他的手背在后头,用眼上的罩带绑紧。

啧啧,此风不可长。

「开开玩笑就动手,亏你还被称为清风明月晓星尘。」没办法腾出手揉揉头上的包,薛洋骂骂咧咧的。

「做错事还顶嘴,他要真『动手』,你头上可不只这三个包。」宋子琛看了一眼还牵着薛洋的晓星尘,后者回给他一副听不懂的冷哼。

越温和的人,发起火来越可怕。

显然知道这个道理,金光瑶赶紧把人拉到身侧。

「道长、周先生,成美并...

业貅(3)

*周叶向。
*恐怖宠物店Paro。
*各位好久不见啊……

——「皇上,这是自东瀛之国进贡的珍禽,名为业貅,其似乎拥有富国强兵的力量。」

「殿下,此物为高丽国进贡,名为业貅,其能……」

……嗯,这是第几次被进贡到皇宫了?

看着富丽堂皇的建筑,和耳边万年不变的进贡词,我免不了神游一番。

人类出于好奇,擅自将漂浮于海的我捕捞上岸。

随后又听信不知哪来的、关于我能保人大富大贵的传说,而开始互相争斗。

唉,……真是无趣。

千百年来,渴求名利者不计其数,各个待我如财神,盼我招来财富,可最终却在自以为能一夕致富的梦幻灭时,对我恨之入骨、巴不得将我生吞活剥。

人类还真是我行我素的物种。

回过神...

嗯,我还记得自己是个画手……

【服装互换】
无脸男 索克萨尔ver.  //  索克萨尔 无脸男ver.

其實動畫出來就很想下手了,因為臉上的印記真的很值得YY(劃掉

索克的服裝參考動畫設定,有點繁複所以簡單化hhh。

小無的話是擬人私設:白長髮+黑斗篷+面具,大嘴巴在黑斗篷前方←只畫半身所以沒畫到。
(其實小無私設也有短髮型態,可是互換服裝還是長髮合適)

谁在唱歌?

*周叶向。
*再不写个小短文我可真够闷的……
*睡前故事,可搭配仙儿唱的深夜诗人享用。
*内含一点点恐怖,对,就那么一点点哈。(←最后还是加了警语)

「小周,你唱的挺好听的啊。」

看向随手点开一首歌听的叶修,周泽楷疑惑的眨眨眼,摇了摇头。

「没唱。」

按了暂停键,叶修转头一看,正好与刚走到自己背后的青年四目相对。

「什么?」

「没跟着唱。」

把歌的进度条往前调了点才播放,叶修又说:「别害羞,你听,就这段。」

『……会唱的一起唱,不会唱就和我啦啦啦啦啦——』

「啦啦啦啦啦……」

与方才一模一样的歌声又现,叶修不以为意,全当周泽楷又跟着唱了。

可怪就怪在这细微的歌声,居然是从他俩之...

1/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