暱稱:★鬼紗(★onisa)
☆灣家人。
☆主食葉周葉,其實雜食。

有人說兔子太寂寞會死,那人呢……?

© ★Onisa
Powered by LOFTER

魂司這篇原本打算四天一更的,可這禮拜實在爆肝到極致⋯⋯

所以小天使們這禮拜別等啦,停更一次😭

魂司(2)

*全职同人,周叶向。

*外景主持周x魂师叶

*我记得原本说要写段子的⋯⋯,当成短篇看吧😂


「叶修,你又跑到哪里去了!」


一看到魂司悠哉的只差没哼着歌走回来,和叶修长得一模一样的魂师哪还顾得上手中沉甸甸的公文,往地上一砸、一个百米冲刺就揪住叶修的衣领,深怕人又不知不觉飘走似的。


看着双胞胎弟弟的惨样,叶修不禁笑出声--他一向规矩的发型现在成了颗鸟窝头,想必是被误认为是自己,被各个魂师好好「伺候」了一番。


「这不是有魂不安份了吗,过去处理处理。」


「你⋯⋯唉,我讲多少次了,你好歹是『魂司』,魂师的统领者,管控世上所有极邪之地和厉鬼!你一跑,谁来替你?」...


魂司

*全职同人,周叶向。

*外景主持周x魂师叶

*基于我可能会拖稿,这会是个段子。

*先祝小周生日快乐啦!



「各位观众,我们现在来到了猛鬼废墟!」


「嗯。」


女主持的话有多么多,两位主持们气氛就有多么尴尬,工作人员都不忍直视。但不忍直视的最大原因是:怕。


「导演,周泽楷真的没问题吗?几乎都是另一个主持在撑场⋯⋯」


「你懂个毛啊,现下年轻人就喜欢看帅哥美女,上次周泽楷站在那应了几句,收视率蹭蹭蹭的就上去了,你说有问题吗?」


「不是收视的问题,周泽楷不是看得到吗?」担心当事人听见,工作人员特意压低音量,「他不是那个吗,敏感体质啊!万一他被附身了⋯⋯」...

唉,只能开始删特定文章了。

也请小天使们整理一下给自己喜欢的太太的、带颜色的repo或是作品分享,保护好喜欢的太太......


你情我不缘!

*剑三,明唐

*浩气炮X恶人喵

*脑洞来自 @玄零 

*修罗完应该来搞个合集,看看我还欠多少坑👹


「喂,欸!」


「干嘛?」炮哥躺在地上,碎银散了一地。


重点是,他不想起来。


连续被劫镖五次,次次都看不见人影,他正觉得炮生艰难之际,居然还有一只喵哥蹲在旁边摇着他。


谁要起!谁起谁就是狗!


「起来玩啊!」


玩你个毛线球。


「滚蛋。」炮哥翻了个完美的白眼。


「少侠啊,我们做个朋友吧,从刚刚就看​​你一直被截镖,真的不需要帮忙吗?」


「不需要。」


空气沉默了片刻,炮哥想起什么似的猛然坐起!


「你刚刚...

业貅(5)

*周叶向
*恐怖宠物店paro
*试图填坑,才发现变成年更了,真可怕。

「周昌?」

应声剑出,离命门再多三寸便一命呜呼,黑蛇低头一看,仍是悠悠哉哉的吐着舌信,仿佛方才致命的攻势不是针对它一样。

「谁?」

「先出招再问人家门会不会太晚了。」黑蛇左右摆了摆头,看起来勉强像在无奈摇头。

「放心,前几天我才咬了皇帝,味道不是很好,所以不会吃你。」

「⋯⋯」这种解释让人怎么回答的好?

「你是,之前的?」想起当时那条被王室兴师动众追捕的黑蛇,周昌皱起眉--大概是觉得自己撞鬼了,蛇居然能说人话。

「会说话?」

「怎么不会,这不挺正常的吗。」见人类大惊小怪的,黑蛇吐了吐舌信。

不,一般蛇并不会说人话。

「你们人类的戾气终究还是重了点啊...

自我流理解剧版镇魂的结局

*对,我一边填全职一边跳镇魂坑了,没忍住,⋯⋯哎呀。
* 自我流理解剧版镇魂的结局
*对于后面的在虫洞相遇,我只能这么理解了,OOC属于我
*吃了太多玻璃了,虽然好吃但想吃点糖
*我能说不接受任何反驳吗(手动狗头

其实在赵心慈担任特调处特派员那边,獐狮在和小郭对话时,知道这个孩子身上的白能量是点燃镇魂灯的好引子,所以已经取走他一些白能量,好供应镇魂灯燃烧。后期和沈巍见面时一并交给他了,这股能量就一直被沈巍收在项链里,等适当的时机激发。但沈巍不让他和其他人透露相关讯息,所以他连赵云澜也没说。

后来赵云澜拿到滚下阶梯的炼坠,和其他人一起跑出地君殿。

在赵云澜要点亮镇魂灯时,是炼坠的能量释放才点燃的,只是赵云澜过...

「大师兄,等我忙完了再来找你吃茶吧?」

见师弟吃着茶几,还不忘朝他递来一份点心,刚展示完招式的大师兄笑了笑,接过茶点、搓了搓那已经和自己同高的师弟。

已经是能独当一面的军人了啊⋯⋯。

将茶一饮而尽,大师兄又是拍拍他的肩。

「去吧,我会一直在这里,等你回来。」

*

不久,雁门关之役。

谁也没能回来。

《狑䜰的执念》

**文学奖结束,得奖作品自释出**


*关键字:原创,架空,奇幻

*九命怪猫X人类的小故(ji)事(qing)(不是

*全文共八千七百七十二字,BE。


*若可接受请下滑食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__2018.06.02 ★鬼纱


              ...

如果有一天,我必须要下线了⋯⋯

*剑三,拟玩家现实情境(其实应该通用很多种游戏)

*我想吃甜饼,写出来的是玻璃(一口凌霄血
———

1.

「我暂时离开一下。」

默默的看着你九点多发的讯息,我盯着你的角色。

十二点了,你还没回来,我的游戏角色也还停在你身旁等着。

手机响了,却是一通未知来电。

我愣了愣,没敢接。

-
2.

凌晨一点,你突然下线了。

这次是掉线了?还是被断网呢?

大概是前者吧。我笑。

等等非得好好调侃你一下。

-
3.

凌晨两点,我以为你会上线,或是电话通知我不上线了,可却什么也没有。

音信全无。

我慌了。慌的连一通来电也能把我吓得半死。

一看,还是未知来电。

或许这是你打的呢?

我不假思索的要接起电话,而萤幕上的来电显示却瞬间变成未接来电两通。

于此同时,...

1/23